泰剧吹落的树叶第18集分集剧情(共21集)

泰剧吹落的树叶第18集分集剧情介绍

Nira设计崇太瓦 郎蓉兄妹调查Nira

  Nira得知父亲是爱着身为儿子的自己的,心里很难过,去了洗手间,崇太瓦让她出来后不要再谈这个话题,免得影响气氛,崇太瓦拿出钱包里面跟小时候的儿子的合影,也不免惆怅。而Nira在洗手间里无声地痛哭,此时她收到Pon叔的信息,说他已经到了,在前面等着,而崇太瓦在洗手间外面催促她出去。Nira擦干眼泪,让Pon叔 半小时后进来,她往崇太瓦的杯子里面倒入迷药,让他喝了下去。这时Nira让Bi婶酒吧里面与自己非常相似的小Gan来替代自己,而崇太瓦已经快人事不知。Nira离开了公寓,进了Pon的车,Pon叔说已经安排好明早接Gan离开的车子了。原来Nira得知崇太瓦想得到自己的目的后,正巧在商场展示柜里看见两件一模一样的礼服,她买了衣服后就约了小Gan见面,让她冒充自己并给了她一样的礼服,然后让Pon叔将Gan载到芭提雅,完成了这次替换。Pon叔问Nira刚才出来的公寓是谁的,Nira只含糊说是一个熟识的人的。Ponchai又拍下了Pon叔载着Nira回公寓的照片。Nira回到公寓,打电话给小Gan,对方告诉她崇太瓦没一会儿就睡着了,Nira告诉对方明早六点有车接她。Nira在公寓里想起自己小时候父亲与母亲的对话:父亲想让母亲帮忙,不要让儿子的性取向扭曲得厉害,但母亲回答这种事是天生的,父亲想用更好的教育方式来改变孩子,而母亲认为理解孩子现在的心理状态更为重要,只需要教他做个好人,生活得幸福就行;而父亲认为这行不通,自己感到羞耻是次要的,但孩子如果在成长过程中,一直被人指着说他是个变性人,他会很难受的,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接受这种事的,这个社会还没有宽容到那样的地步;还有孩子以后的婚姻生活,他从没看到哪个变性人有持久的婚姻;但母亲说自己和父亲是真正的直男直女,也不见得有一段持久的婚姻啊。父亲说自己爱孩子,担心他,不想让他长大后生活艰难,而母亲说自己爱孩子,觉得孩子成为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。父亲直接说母亲逼孩子成为人妖,而母亲说这是父亲逼孩子的结果,本来孩子还不知道人妖这个概念,可以慢慢观察;而父亲坚持己见,不肯冷静,怕来不及阻止孩子性取向的转变,他要用一切方法阻止他的转变,目的就是不想让孩子因为人们对人妖的偏见而生活艰难。

  第二天清晨,崇太瓦发现床上的是不是Nira,小Gan向他介绍了自己,而崇太瓦发现了对方是人妖后不禁呕吐起来,他愤怒地称Nira为贱女人。小Gan来到Nira的公寓,告诉她崇太瓦在洗手间吐了很久,还大喊大叫地骂Nira,Nira向小Gan询问昨晚她和崇太瓦有没有发生什么关系,小Gan说崇太瓦自进屋后就发了一阵酒疯,然后就睡着了,自己把对方的衣服脱了后,就去吃饭,打游戏,直到天快亮了,才上去睡到崇太瓦的旁边,还按Nira说的拍了照片。小Gan 说有些可怜崇太瓦,因为他以为自己跟小Gan睡了,完全崩溃了,Nira说接下来自己会处理。小Gan准备把礼服换下来还给Nira,Nira说不用,但是Nira用新手机换了小Gan的手机,还嘱咐小Gan这件事是三个人的秘密,不想让其他人知道,小Gan保证不会说出去后离开了。Nira把小Gan手机的亲密照片转到自己手机中,而崇太瓦不停地洗浴,还是止不住呕吐,他打电话给Nira,警告Nira自己会报复她,让她的生活变得不幸福;而Nira则警告崇太瓦不要再招惹自己和茶卫,如果自己、茶卫或小Gan出了什么事,自己会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崇太瓦睡了人妖,随后Nira把小Gan和崇太瓦在床上照的亲密照发给了崇太瓦,崇太瓦气愤地砸了手机。

  玛瑙约了媒体人Oct见面,Oct查到昨晚接Nira的车是西里瓦家族的车。玛瑙猜测是崇太瓦的车,但Oct提出有可能是茶卫的车,玛瑙觉得如果是茶卫就超有趣了;玛瑙约郎蓉见面,郎蓉马上去查用车的人,玛瑙在添油加醋,说如果是茶卫用车的话,这个新闻爆出来可以让Nira身败名裂并失恋。郎蓉觉得此事牵扯到自己的家人,要先了解清楚是谁在用车再说。郎蓉了解到该车昨晚开到过临海酒店,她对玛瑙说自己公司有大客户去芭提雅,所以现在不能确认是谁用的车。玛瑙想先把Nira上车的照片发出去,郎蓉表示反对,因为自己还没决定好该怎么做。玛瑙说相片在自己手机里,自己有权发出去,郎蓉请求玛瑙给自己两三天查清楚,而玛瑙说自己想尽快让Nira身败名裂。

  郎蓉找到崇太瓦,崇太瓦关着窗帘,说自己要睡觉,不想听郎蓉唠唠叨叨。郎蓉说出崇太瓦昨晚是跟Nira过夜了,崇太瓦很激动地问消息的源头,郎蓉告诉他是玛瑙先拍下Nira上车的照片,自己去查,因为怕是茶卫,现在还没其他人得知此事,但玛瑙还是要发照片,放出Nira卖身的新闻,好在自己已经阻止了。崇太瓦说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照片的事情,郎蓉问哥哥为什么这么维护Nira,崇太瓦告诉了妹妹实情,郎蓉觉得很恶心,崇太瓦回想起昨晚的事,自己像是磕了安眠药之类,等他睡着了小Gan才进来拍的照。郎蓉说自己会请求玛瑙不要发照片,至于Nira手上的照片,有人可以帮他们处理。郎蓉把Ponchai介绍给自己的哥哥,崇太瓦要Ponchai拿回Nira手中的照片和资料,而且确保没有拷贝流传出去。Ponchai说现在智能手机的广泛应用让此事变得艰难,因为即使抢到对方的手机,对方也有可能把照片做了拷贝,不知道会传到哪里去。Ponchai认为现在最好假意答应对方的要求,再找办法,获取可以威胁对方的秘密,以此作为交换。郎蓉觉得行不通,崇太瓦却觉得这样的办法很好。Ponchai要提高价格,因为第一,本来自己帮郎蓉查Nira,Nira有着他们尚不知道的秘密,第二,他自己的工作任务也比以前繁重,这件事有些冒险,因为Nira背后的人不简单。崇太瓦让Ponchai去调查,有什么线索直接向自己汇报,不用通过郎蓉。崇太瓦告诉郎蓉,以后查Nira的事不再只是郎蓉一个人的事,而是他们两兄妹的,这件事要自己来解决。

  Nira在茶卫的公寓里跟他一起准备晚餐,她说不知什么时候可以一起去采购家具,茶卫说自己很闲,倒是Nira经常忙于工作,Nira 说后天可以一起去,茶卫担心两人一起出现在公开场合,崇太瓦和郎蓉会对Nira不利,这两人一直在威胁Nira;Nira说不用担心,但茶卫还是想跟Nira一起到外地去生活,因为郎蓉肯定不会同意离婚,即使她一辈子阴魂不散,自己也不在乎,但这样肯定对Nira不好,自己和Nira一起去追求小小的简单的幸福,最好生三个孩子,当自己第一眼看到Nira,就想和她在一起,除了想跟她做一起,其他什么都不想要了。Nira望着茶卫,茶卫知道这行不通,就继续准备晚餐。

  吃完晚餐,Nira回想起自己躺在母亲怀里,问自己如果是女人,会像母亲一样漂亮吗,母亲回答说如果那样的话,Nira会比自己漂亮;而Nira说如果自己变成女人,第一件想跟母亲一起做的事就是去泡温泉,还要带着母亲一起去做指甲、做头发、挑选内衣;最重要的是要挑一个好男人让母亲跟他约会。母亲回答自己有Nira一个孩子就够了,Nira的外婆曾说过,幸福犹如萤火虫,它小小的,闪烁着,尽管生命短暂;外婆还说,当幸福的机会出现时,就该尽最大的努力抓住它,尽自己的所能把握它。而母亲的幸福就是自己的孩子,她要跟自己的幸福尽可能多地待在一起。Nira望着茶卫,觉得对方就是自己的幸福,她提出要跟茶卫一起去伦敦,母亲的家在那边,自己开个化妆店,而茶卫应该也不难找到工作,Nira也想过小小的简单的幸福生活,不用跟其他人纠缠,只要像母亲期待地那样幸福地生活就行。茶卫把她拥入怀中。

  郎蓉想撤掉Nira给自己公司代言的一切工作,崇太瓦觉得不必,等到知道Nira的秘密时,再打击她,才可以让她无立足之地。郎蓉也觉得要给Nira重重的一击。

本文系剧情吧原创,未经许可请勿转载!转载许可

剧情吧 时间:2019-08-18 11:03:07
剧情吧诚聘原创剧情写手
展开全文∨

吹落的树叶电视剧相关看点

喜欢看 "吹落的树叶" 的人也喜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