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剧吹落的树叶第3集分集剧情(共20集)

泰剧吹落的树叶第3集分集剧情介绍

Nira开始以化妆为职业 郎蓉对茶卫步步紧逼

  Ben医生请安姨收拾妻子Brun的房间给Nira做卧室,安姨不大情愿,说Nira虽说是亲戚,但是来历不明,Ben医生调侃说做完清洁给她买三个猴子的卡通娃娃,希望她像猴子那样从来不听不见不闻。Ben医生带Nria参观房间,说是Brun自己装饰的,因为她曾说每个人都需要一个独立的空间,她同癌症作战,是世间最痛苦最勇敢的挑战,他想让Nira好好看下感受Brun的房间,照顾好她也是她的母亲和Brun的嘱托。Nira拿出一个信封给Ben医生,说是这段时间的费用,Ben医生拒绝了,说要她自己赚的钱,不能用以前的钱;还要她以后说话客气礼貌些。

  第二天早餐Nira起来,安姨问她想吃什么,Nira回答本来早上只喝咖啡,安姨说难怪她那么瘦,两人愉快地聊天,Ben医生看到心生安慰。Nira在网上查到郎蓉即将开慈善活动的报道,她照了下镜子,发现自己额头上的伤口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,已经不用戴假发遮掩了,她想起母亲倪拉蒙的化妆过程,就开始给自己化妆。

  Ben医生说Nira换了发型, 而她则说医生总是穿同样样式的衣服,医生说自己比较懒惰,不想浪费时间在这上面。Nira告诉医生自己最喜欢的颜色是乳白色,就想晚上的花朵一样,看到的时候就会想起母亲;医生问她孤单否,她回答并不怎么孤单,孤单的时候就照医生所说的找点事做;她用玫瑰花色来比喻自己生命的颜色,这样的回答比较明亮,是因为自己想到自己该做什么样的职业了。Nira从安姨脸上开始试手,把安姨打扮得显得年轻了不少,安姨说今晚不做晚饭,因为想让自己美丽的妆容保持更久。医生以为她拿安姨做实验,但Nira认为每个女人都应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即使不化妆的女人,也要做包里准备一支口红,安姨说自己又两支,但其他的东西不会买,因为到了化妆品店就会眼花缭乱。安姨的脸上经常出现让医生意外的各式的妆容。

  崇太瓦兄妹和茶卫一起吃饭,郎蓉在饭桌上说茶卫没怎么管理公司的事情,崇太瓦说郎蓉说的话很不下饭,但她还是对着茶卫发脾气,茶卫正要离开,郎蓉接到朋友要茶卫走秀的电话,想叫住茶卫,但无论她如何大呼小叫,茶卫还是走了,而她失态的声音被电话里的朋友听到了。郎蓉不甘心,埋怨哥哥不站在自己这方说话,而崇太瓦说她有点疯了,换做是自己,自己也会逃跑,因为她太烦人了,他已经提醒过郎蓉多次,再不改的话就会被丈夫抛弃。茶卫回到公司,接到装裱公司的电话,说图片已经装裱好了,等他去拿,茶卫想起Nira小时候画画的情形,开心地微笑了。

  Ben医生说自己的病人需要Nira的帮助,还让她把化妆当成走出家门的职业,Nira看到了前来的夫人,发现她正是跟郎蓉合照的那位yingoon夫人,医生向这位夫人介绍说她是自己妻子的妹妹,夫人称赞了她后,提出要她帮忙化妆以参加宴会的要求。Nira化的妆让夫人非常满意,而且这次没有收费,Yingoon夫人让Nira留电话给她,Nira让她有事跟医生联系。Yingoon夫人的妆容在宴会上得到了一致好评,而且拍出来的照片特别减龄和漂亮,夫人连忙打电话给Ben医生要Nira做自己的长期化妆师,因为今天的妆容反响特别好,她还想第二天下午五点让Nira给自己化妆,好参加明晚的宴会。医生问Nira是否要接这个长期客户,她反问医生自己是否要接,医生让她接下这些业务,既可练手又可以赚钱;Nira答应了,还要第二天出门去买工具。

  晚上Ben医生在录音,陈述着Nira的病情,说她有了目标,对于她认可的事情能更快地做出决定,也看开了许多,而自己开的药,不仅能缓解焦虑紧张,而且可能让她的情感不再封锁;但是观察病人的脸色和眼神,有些东西被藏得很深很隐蔽;最重要的是,她看起来很害怕。病人可能另有隐情,而自己要弄清病人到底想要什么。

  第二天,Nira到化妆品店购买了各式的工具,经过男装店时她不禁走了进去。等她回到家,Yingoon夫人已经在等她,有点埋怨她晚到,她冷淡地说她是按五点的时间到的。化妆过程中,夫人接了个电话,是郎蓉打来想约化妆的,夫人向她转达了郎蓉的意愿,并介绍了郎蓉的家世,但Nira说今天不方便。Nira给Yingoon夫人画了个金色基调的淡妆,让她非常满意,Nira提出1万铢的价格,还告之对方会给对方的手机发信息来收钱。

  Yingoon夫人的妆容再次在宴会上博得赞誉,众人纷纷询问是什么人化的妆,夫人说对方是个有些趾高气昂的人,说话也不怎么礼貌,但是化妆确实化得很好,而且她的工具都不是便宜货,应该是个富家女。

  晚饭时,Ben医生询问了Nira的工作情况,Nira说有惊喜给他们,她送给医生的是一件不再是白色的衬衫,送给安姨的是一整套化妆品,她向两人都表达了深深的感谢之情,晚饭时间因此变得有些温馨。

  第二天,Nira接到郎蓉的电话,她有点请不自控,对方命令她立即过去给自己化妆,Nira拒绝了,即使郎蓉再怎么威胁她,她坚持说不方便,让电话那头的郎蓉大为恼火。而Nira想起了郎蓉对她说过的,在自己和郎蓉之间,茶卫选择的是郎蓉,还骂她是变态小孩,谁会看到她之类的侮辱性的话语,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直到给了自己一耳光才平复下来。

  又是新的一天,Nira换了一身白色的装束,让安姨称赞不已,她以想吃自己以前家附近的水果为由向医生借了车,来到了水果店,正好遇到了茶卫,她在自己的车子里观察茶卫的动静,看到茶卫在车上就连忙开车过去,故意与他的车相撞,茶卫打了电话让人来处理此事,鉴于Nira没有驾照,茶卫告诉保险公司是自己的责任。茶卫提起两人曾经见过,即使对方换了发型,两人像初次见面一样介绍了自己的姓名,茶卫约她去咖啡馆坐一会儿,她告诉对方这里的水果挺好,每天11点就会上货,这时服务员端来了咖啡,让Nira想起自己小时候茶卫泡咖啡的情形,他不喜欢放糖,还说是男人就要喝苦苦的咖啡,于是她点了黑咖啡,让茶卫觉得她喝的的咖啡与男人常喝的一样,此时保险公司的人过来,她向茶卫表示了感谢,茶卫说很高兴见到她,还很期待下次见面会遇到什么,Nira笑得很开心。

  Nira和茶卫分别开着车,喝着黑咖啡,两人好像有默契一样都微笑了。回到家,Nira向医生诉说了车辆事故的事情,并把保险单据交给他,医生发现单据上的名字很熟悉,Nira觉得自己要去考个驾照了,医生表示支持。

  Nira回味着跟茶卫的碰面,带着些许期待和开心。晚饭时,安姨开心地唱着歌,说看着她的脸,好像她遇到了爱情,Nira忙说自己没有爱的人,安姨说她总会遇到的,Nira说母亲说爱情很可怕,相爱容易相守难。安姨说医生没有忘记妻子Brun,Nira说Brun小姐是很可爱的人,就转移话题到了安姨唱的歌上面。

  茶卫拿着保险单据出神,郎蓉要求他空出两天去参加协会里慈善走秀的活动,茶卫说可以参加活动,但是不走秀,正好手下说起送车去修理厂的事情,让郎蓉心生怀疑,于是又打电话给手下让详查此事,还打电话给监视老公的人要对方事无巨细都要向她汇报。

  Ben医生接到了茶卫打来的电话,茶卫以为可以跟Nira通话,结果是医生,两人在电话里扯了一下车辆修理的事情。Nira询问医生电话里说了什么,医生判断对方不是特别好的人就是花心大萝卜,还调侃让她快点办驾照,自己已经烦了要接被她撞到的小伙子的电话了。此时郎蓉也打电话过来,她也没想到是个男士接电话,就没有发难。于是医生询问Nira茶卫的身份,Nira直接说茶卫是她的姑父。

本文系剧情吧原创,未经许可请勿转载!转载许可

剧情吧 时间:2019-07-10 17:45:46
剧情吧诚聘原创剧情写手
展开全文∨

吹落的树叶电视剧相关看点

喜欢看 "吹落的树叶" 的人也喜欢: